夏瑪仁波切於法國達波康卓林講演

2000527

     雖然我在此停留短暫,我非常高興再度與大家在此殊勝的機緣下見面,因為大寶法王正在準備開始一段時間的閉關。

    我們目前的處境非常幸運,事實上我雖然經常在世界各處旅行,我極少遇見各種條件都具足的情況,天時、地利、教學都屬優越,再加上許多明師都能定期來此授課。進一步說,大師和喇嘛們十分自在的生活在此地,對內教導閉關學生,對外宣揚佛法,使得人人都受益於佛法。目前所有這些條件是極罕見的。可以說這是一個寶貴且幸運的情況,因為一方面上師們都在此授課,另一方面,人人都勤奮的依法修行。

    而此現象是由不同條件所聚合而成的:首先,是第十六世嘉瓦噶瑪巴的願力,以及根登仁波切的發願,再加上所有聚此修行者的業力發出來的希望和願力。

    穩定修行所需的條件已然具備,但是它需要由研讀理論來將之完備,理論是修行的基礎,這也是我邀請堪布們來此教授喇嘛們的原因。譬如「甚深內義」(Profound Inner Meaning)這本書解釋了極詳細的哲學觀點來支持修行。我希望人人都能深入研究研究來支持修行,如此一來,非但能生生世世保存佛法的精義而不只為目前或者短暫的未來,同時更能保證教學品質,如此有可靠的資源,眾生可以前來接受教導以及應用於修行。

    在此,各種佛陀教法應面面俱備。一個佛法中重要的方向已經存在,藉由口傳以及個別的教授:噶瑪噶舉傳承中所有最精湛的論著和修行,都已在此被喇嘛根登仁波切所傳授,它們都被保留著,並且正在被教導給那些希望將此溶入於修行中的人們。這些論著、解釋、口傳、以及重點教授,確實解說了甚深意義;但是一種更理論化、哲學化的系統,也應該被建立起來,以達到更圓滿的教學。所有這些學習的方向都應該具備,使得人人都能永久受益於此教學。

  在這發展的過程中,每個人藉由聞、思、修,或各種支持行徑,或者貢獻出知識或財力,均在不同的方面有其貢獻。我看得出來,許多人已經在作這項工作,他們或者住在此地、或者附近、甚或稍遠些。這項工作目前必須被加強,更多的支持,因為這是一項長時間的努力。我們必須讓大家瞭解這項工作以及佛法傳授的利益,不論是由聞、思、修、物質或精神上的支持,都是無可計算,源遠流長的。同時我們要毫無猶疑的認知,人人盡力以達到此目標會利益眾生。一個很好的證明,就是甚至尊貴的嘉瓦噶瑪巴都來到此地修行那洛六法,以幫助這樁工作,以及對將來佛法的保存及宏揚作出率先的貢獻。

  嘉瓦噶瑪巴蒞臨此地後,我曾經在此傳授多次灌頂及口傳,而且我們曾有過無上榮幸邀請到尊貴的秋吉垂千仁波切來到此地,他是位真正證悟的尊者,他為我們祈願,也傳授了許多教法及灌頂。所以這塊地方似一個聚寶盆,有諸位上師的圓滿加持,使得它更加莊嚴,就某種程度而言,此地已成為力量與加持朝聖之地。我本人會盡最大努力,繼續經常到此地授課。

    現在我要解釋目前噶瑪噶舉派活動現況。

  想必你們都瞭解,我們噶瑪噶舉傳承已經面臨了九年之久的危機。去年我收到一位西藏人名蔡頓(Tseten)的電子郵件,他提出下列的問題:「假如你已找尋到你的上師,假如你滿意於他,並且祈求於他,為何你仍不滿足呢?你為何不能拋棄所有,純粹歡慶,祈禱於你的上師?你為何一定要加入這場針對達賴政治抉擇的對立或矛盾之中?」

  從這封信的形式來看,我想這一定出自一位年輕的西藏人之手,或者是一位仍保存西藏本質但是在印度或國外受過教育的新一代西藏人;他的文化是有點混合式的,因為摻雜有一些西藏文化以及強烈的他國影響,這些國家曾經收容非本國出生的難民們。我回覆他如下:「假如我和你的處境一般,身無任何責任的話,那麼你完全正確,我會如此作。但是以我肩負噶瑪噶舉傳承的職守,我無法如此作。我的願望不僅只是找尋上師,一位值得我尊敬的導師;我的心願更是在負起我在噶瑪噶舉傳統的責任以及達成使命。以我身為此傳承的持有者,盡一切可能地保持此傳統,是我責無旁貸的任務。就某種程度而言,我發現此傳統已被背叛,而我必須盡全力去保護它。」

  有幾個導致此傳統產生危機的因素:外有強烈的政治壓力,內有與此政治壓力互相勾結之力,還有不容忽視的財務影響,包含著特定的經濟目的;所有這些不同的覬覦紛至沓來,導致傳統的確實性產生危機。我的責任就是盡全力保護此傳統不受破壞,仍舊是噶瑪噶舉的真正傳承法脈。

  所以我回覆這位年輕的西藏人:是的,為了反對這些蓄意破壞噶瑪噶舉傳統的本質和精義的陰謀,使我再過去九年中異常地忙碌。

  目前的結果極佳。情勢發展空前有利,譬如本傳承在印度法座的持有者問題,也就是隆德寺等種種問題,我們事實上已有全面勝利的把握。我們的權利已被認知,並且逐漸被絕對地完全承認。為了維護我們的聲明,並且保存我們傳統的合法性,我們採取法律途徑。在法庭上,這是一場冗長的戰鬥,但目前我們已達到百分之八十的勝算,我們也希望不久的將來能達到完全的勝利。這所帶來的結果,是將至今無法運作的行政部門,從現在起可以理智地、平靜地執行它的任務,為管理此寺廟而努力。

  我決定將此令人鼓舞的事件發展情況解釋給噶瑪巴在印度法座隆德寺有關的喇嘛們、僧團及在家眾。上個星期一,我召集了他們開會,向大家解釋:在過去數年來,我為了我們的權利被尊重而奮戰,目前,在此行政程序和法律的尾端,我們即將達到完全的勝利,那麼我的工作也告一段落。

  因為危險已被克服,現在的行政團體能夠自由地、寧靜地經營此寺廟。因此我聲明:我將我的職權完全交付給行政議會。而我,以佛法而言,身為大師以及教師,我不希望再涉及寺廟的行政管理,除非是特殊狀況。危險已被克服,而且我也達成了身為傳承保護者的任務,他們可以負責寺廟的運作。

  由於許多人們的支持,我能夠在卡林邦(Kalimpong)的一片由根育帝先生(Gyan Joyti)多年前捐贈的土地上成立一所大型的學校,來從事佛教教育。一群來自台灣居住於洛杉磯的弟子們,給我財政上的支援,慷慨地為這所學校的建造而付出,使得在課堂上的六十名學生以及六十名小學生能夠獲得本傳承教學科目中完整的教育。

  所以,我身為傳承護持者的責任已經完成了;對於噶瑪巴的寺廟行政及財務管理,我不希望更加涉入,而且我已經全然將這些職責交付其行政團體,也就是直接隸屬於噶瑪巴的行政議會,現在他們在管理上握有十成的權力及責任。就財政上、行政上、以及法律上而言,情況很穩定,而我不需要事必躬親,因為在那段安內攘外的危機中,我維護傳統的職責已經完成;因此我將責任以及所有重擔交出給他們,讓他們來管理。

  在這項工作上,我得到許多人的支持,然而在這些有權有勢的人們面前,我永遠是獨自地承受巨大的壓力,這確實是一件艱鉅的工作。就算在沉重的壓力和龐大的困難之下,我一直堅守著佛教的精義;當面對逆境時,我均秉承著佛教徒精神來處理每一件事情,以昭告外界,佛教徒們在面臨逆境時,是以堅定力及平靜,絕非暴力,來度過難關。我的顧慮是如何維護傳承的真確性,將此工作付諸實行;這場戰爭有時候要求大量的力量和決心,憑著佛教徒的尊嚴,告訴全世界:佛教徒如何對治困難。

  目前此任務已經達成,我不需要再持續負責傳承持有者這個層面的責任,情勢已漸趨穩定和平靜,行政團體可以自由運作,那麼我能從事我自己的工作。

  身為夏瑪巴,我也有工作要做,然而在此數年盡心維護傳統中,該做的工作或多或少都被耽擱了。我原先期望花數年來從事此項工作,事實上我花費了二十年光陰來盡心確保噶舉傳承的將來。現在此工作已成,譬如在不同地方及不同中心的行政事宜,我都已移交於噶瑪巴,以此健全的、穩定的基礎,他們可以開始展開活動。而且他們將一直做下去。我則以身為夏瑪巴的身份,開始我自己的工作,因為我不再有保護傳承的職務。

  從歷史上來看,夏瑪巴一直活躍於喜馬拉雅山的兩側,也就是說,西藏本土以及尼泊爾居民;更精確地說,應該是種族上屬於涅瓦利(Newary)傳承,他們與夏瑪巴法脈有連繫。數千位此種族的人民,自從第十世夏瑪巴以來,一直遵循著上師的教導,經一世一世的轉世。這些來自加德滿都山谷的涅瓦利群眾已經等了我二十年,等待我有時間來接續我的前世們所發展出的基業,為他們貢獻心力接續這個歷史的連繫。現在我的義務已盡,我將會空出更多的時間來為涅瓦利人們做些重要的佛教事業。同時,我也要維繫並加強我與所有世界上的弟子們的聯繫,不論他們在歐洲、美國、或其他地方;因為它是一個傳承,不論地理上的差異,我將挪出更多時間來加深我和弟子間的關係。

  加德滿都地區,以及尼泊爾概括而言,是個全世界人們自然的集中點。不論歐、亞都極方便趨入,在此地理環境之下,佛法可以由中心傳佈出去。因此,建立噶瑪噶舉傳承的根基,並讓它在此國度開花結果是重要的,並且教學亦不容忽視。

  當然,在過去數月中,曾發生過一些悲劇,譬如潛伏的民眾游擊戰爭;但是情況已趨平靜,未來數年必然會更平靜,所以在此地區來發展佛教事業會更容易。

  為了支持大寶法王的佛行事業,我已將寺廟行政重組如下:以西藏舊有的模式為基礎,也就是大寶法王法座下既定的傳統規範。第十六世大寶法王為了符合印度政府在法律上以及行政上的要求,曾做出少許的修改。我們已能恢復到比較傳統及比較真確的法教,由嘉瓦噶瑪巴本身為最高領導者。我已經完成此使命,重組、建立、加強這個組織,同時抵禦外侮;現在我把它交還給大寶法王,交還給行政團體的成員們,讓他們來實行各項工作。

  除了重建大寶法王行政組織的軌道之外,我亦在盡心力創建喇嘛教育學院;目前既然解除了所有外務,我才能處理更多的私人事務。

  將來,我將會給大家一份大寶法王親自領導的行政架構的藍圖,你們就能親見這份組織的結構。

  根據歐洲曆制,大寶法王現在是十九歲,而若依照藏曆,他應該二十歲。你會辯解而言:尚需一至二年讓他成熟;但是有些人於二十歲就經營銀行,更何況大寶法王擁有的精神層次,他領導所有事務將不成問題的。

  在他行政團體的成員面前,我予己建議大寶法王:他的生活可以分成閉關與教學;因為他尚年輕,他可以時或閉關、時或教學…而那就是他將要做的事!

  好了,我恰好過境此地,對你們講這些話。我請大家將這信息帶給你們的好朋友們,向他們解釋我所說的話,這樣一來,人人都會明瞭目前的狀況。

  謝謝大家。


Home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