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印度斯坦時報編輯

20011113

 

敬啟者:

 

貴報2001117日所刊載有關達賴喇嘛之報導內容知悉。我們希望貴刊瞭解,我們曾於20009月與達賴喇嘛會面。

本人,瀰泮仁波切,第十七世噶瑪巴廷列泰耶多杰之父,曾出於敬意而要求與達賴喇嘛會面。

達賴喇嘛在我們會面時以〞我不用憂慮〞為開場白,他說,他曾聽過我及家人遭逢萬難的離開西藏。之後我告訴他,我的長子已由噶瑪噶舉教派中第二階位高僧,當今的夏瑪巴仁波切,依據該派傳統認證為第十七世噶瑪巴,因此,我已將他的靈修責任轉移予第十四世夏瑪巴。我的幼子是一位格魯派的上師轉世,他也已依據傳統在他的寺廟裡坐床。因此,我告訴達賴喇嘛,我沒有憂慮。

然而貴報所刊載的卻與事實大相庭逕。如此的錯謬著實令人驚異,貴報給讀者所製造出來的印象是我們已放棄要求噶瑪巴法座的所有權,此點與事實完全相違背。另外,既然我已將責任轉移與夏瑪巴,為何我需要告訴達賴喇嘛我〞憂慮〞這件事?

假如達賴喇嘛曾說過如貴報所轉錄的談話內容,則極明顯地,他沒有依據事實,則西藏人民以後如何再相信他?或也可能是貴報報導錯誤,貴報必須加以更正以匡正視聽。

 

瀰泮仁波切(第十七世噶瑪巴廷列泰耶多杰之父)

瑪育德千汪嫫(第十七世噶瑪巴廷列泰耶多杰之母)

印度羅遮普省20011113

 


 

Home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