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僧侶質疑噶瑪巴的身份

印度時報  20017

〔伽耶〕西藏噶瑪巴派佛教徒的精神領袖噶瑪巴之爭議變得更複雜,因為大覺寺解脫行動委員會(Mahabodhi Mahavihar Liberation Action Committee)的執行祕書長,班達卡魯那卡(Bhadant Karunaka)對這位披袈裟且得到印度政府庇護的西藏移民的身份提出質疑。

在菩提伽耶和印度時報談話,班達卡魯那卡說,他有各種理由去相信噶瑪巴是由中國政府所祕密佈置的,對印度政府提供給他的庇護,他們加以反對以及大事宣傳他們的不高興,只是一種官樣儀式以掩飾這個精密構想的計謀。班達卡魯那卡拒絕接受以下的故事:噶瑪巴欺瞞了中共官方,巧妙的迴避了中國政府緊密的安全哨兵線,以進行一項幾乎是自殺性的旅途,在極惡劣的氣候下,穿過最艱難的地帶到達印度這邊。〞沒有中共的默許,噶瑪巴絕不可能進行這種探險〞。卡魯那卡繼續說,那種高度危險的探險只有在電影劇本中才看得到。

問及為何中共會設置噶瑪巴,班達卡魯那卡說,長期的計策是要使在印度過著流亡生活的西藏佛教徒間產生困擾,〞由此削弱達賴嘛聖下對西藏佛教徒的宗教及政治約束力〞。當我們指出,甚至達賴喇嘛也贊許「他自稱是噶瑪巴」的主張,班達卡魯那卡說,〞國際性的外交策略並非此精神領袖中意之物,且他已失去看穿中國的遊戲的能力。當達賴喇嘛察覺到認證噶瑪巴所犯的錯誤時,對他會為時已晚〞。此僧侶如是評論。

同時,對噶瑪巴計劃於三月六日來訪的一種小心回應,最神聖的大覺寺的長老巴達普佳喜(Bhadant Pragyasheel)說,他不反對噶瑪巴到菩提伽耶在佛成道座下祈禱。〞假如政府不反對,我為何要反對?〞長老在一個星期五早上如是問。〞不論如何,大覺寺是為每個人而開放的〞,他補充。

另一件事是在噶瑪巴到達的前夕,比丘僧伽團再次使「完全禁止穿鞋進入寺廟」的要求生效。早先,由於西藏僧侶的要求,此禁令曾鬆改成可穿鞋進入寺廟至某個特定點,此點曾經在競爭的佛教團體中成為一個爭論核心。

 


 

Home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