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刊雜誌(The Week):獨家專訪噶瑪巴

「我懷疑我是否應該逃亡?」

訪問者:拉西米撒西那 (Rashmi Saksena)  地點:達蘭沙拉 (Dharamsala)

訪問泰西度仁波切

「我們追隨達賴喇嘛的足跡」

此文為對烏金赤列 (Urgen Trinley) 和泰西度仁波切 (Tai Situ Rinpoche) 的訪問紀錄。

 

這位小佛爺面帶微笑,卻帶著些驚惶。十五個月前,當這位十七世噶瑪巴烏金赤列多傑 (Urgen Trinley Dorje) 逃離中共統治下的西藏而抵達印度時,曾造成世界性的頭條新聞,於四月二十七日,他終於打破被迫的緘默,勸告印度政府不要再懷疑他是北京派來的密探。

這位六呎高、肩膀寬,這個月將滿十六歲的喇嘛,他十分機敏於他出現於達蘭沙拉 (Dharamsala) 造成中、印之間的微妙關係。此刻他正坐在喜馬拉雅山腳下的佳投 (Gyuto) 寺廟的住所的禪堂,背景襯托著一座巨大的佛像,這位藏傳佛教的活佛,表現出給人印象深刻的成熟和令人訝異的幽默感。

他說他並非如中共政府所言,來到印度去錫金的隆德 (Rumtek) 寺取回神聖的遺寶「黑冠」(Black Hat) ,然後再回去西藏。他嘲弄地說:「我為何要追回黑冠再送回西藏呢?如此做唯一可能的成果就是把那頂帽子戴在總理江澤民的頭上。」

他說,逃離西藏是他個人的主意,絕非受人指派或命令。他同時保證絕不參與任何政治活動。所以,假如有朝一日他能夠去隆德寺,旁人也不應該用錯誤的理由逮補他,因為他也認為隆德寺是印度的一部分。

他同時聲明對達賴喇嘛及西藏運動的支持。這是否意味著試圖在達蘭沙拉 (Dharamsala) 引進西藏流亡政府之民主模式的達賴喇嘛,正在訓練他的黨羽?或者說,噶瑪巴宣稱自己是他的戰友?這一次噶瑪巴與週刊雜誌 (The Week) 的對話,是他第一次在達蘭沙拉山腳下西巴里的佳投仁波切密續大學內通常是管制區的居所,接受印度媒體的訪問。

 

        訪問摘錄:

        問:你曾經很清楚地表明過你不會參與任何的政治活動,同時你會支持達賴喇嘛的事業。將來你會接掌他的衣缽嗎?

答:我想說明此點。我一向且會繼續支持尊貴的達賴喇嘛在非暴力與和平磋商的理念。但是我不認為那是純泛政治行為,因為非暴力和促進和平與寧靜,是最基本的精神領域。當然你可以把它歸類於政治派系,但是它確實是基本的精神主張。就這一方面而言,我會且繼續支持達賴喇嘛。

 

問:對於西藏運動,你將如何支持?

答:我的支持是維持西藏的精神及文化傳統。

 

問:你為何強調沒有政治意圖,同時亦強調錫金 (Sikim) 是印度的一部份

答:我之所以強調這兩點,是由於印度政府中某些人懷疑我是中國政府的特使,派去錫金後收歸為中國所有。為了要極力澄清此事,我必須要強調以上兩點。

問:有關你逃離西藏以及你在印度的出現,都引起各方的懷疑。

答:是的,是有一些接二連三的疑問。

 

問:你又如何澄清這些疑問呢?

答:我曾試圖一而再、再而三地向印度政府澄清、解釋,然而看來我的解釋沒有絲毫減輕他們的疑問。

他們主要的疑問,似乎咬定我是中國政府派來的,我極力澄清並解釋我的逃亡經過,這完全是我的意願,並非被任何人指派。我已經數次向印度政府官員及媒體作出解釋。

 

問:你是否覺得逃離西藏根本不是個好主意?

答:當我心情有些沮喪時,我開始有此種疑問。

 

問:你希望去錫金的隆德寺嗎?

答:當我抵達德里作朝聖之旅時,我甚至不準踏入「錫金屋」(Sikkim House,譯註:位於新德里的錫金辦事處)。所以,看來我去隆德寺將會有困難。

 

問:去錫金的許可被拒絕,是因為政府對你的懷疑,或是你身為爭議焦點第十七世噶瑪巴。

答:我覺得兩者皆有。

他們准許西杜仁波切,隨時來看我。然而我卻不明瞭,當他們准許我見他時,卻無法進入「智慧林」(Sherabaling) (譯註:西杜在印度的主要道場)  

問:當你無法進入你流亡時主廟所在地錫金時,是否覺得來到印度徒勞無功?

答:只要有一天我無法抵達隆德寺,是的,我的目標之一就無法完成。

然而,我的主要目標就是從我的老師接受佛法,這一點正在進行中,那麼我不認為來到印度是毫無意義的。

問:但是你不能去你的老師泰西杜仁波切所在地的「智慧林」(Sherabaling)

答:西杜仁波切可以隨時來看我,因此我的學習並未受到阻擾。但是我不明瞭雖然准許我見他,卻不准許我進入智慧林。我的疑問是:為何不准我進入一棟建築物?難道准許我進入的話會導致政治結果嗎?

 

問:但是自從你抵達此地之後,事情都進行地挺順利。你已經獲得難民身分,而且被准許進行朝聖之旅。你期望事情變得更好嗎?

答:此刻我已獲得印度的居留權。雖然我尚未拿到難民身分的文件,我已被批准可以進行朝聖之旅。逐漸地,情況會慢慢好轉。

 

問:你拿到旅行國外的許可嗎?

答:目前我被禁止至印度境內的錫金,所以我估計會有阻力。

我尚未提出申請,但是我想阻礙是難免的。

 

問:你有去國外旅行的計劃嗎?

答:我已經說過,我是想去,只是尚未請求核准,也沒有特定的時刻表。

 

問:你在很年輕時即登基成為噶瑪巴,你應該懷念你失去的童年。

答:我無法和其他孩童一同玩耍,但是我用觀賞兒童影片和錄影帶作為補償。

 

問:眼見西藏佛教日益受歡迎,有些自封的教師已將它商品化。

答:它的逐漸聞名和普及是事實。但是重點在修行者是真心而虔誠的修行。人數並不那麼重要,而是修行者秉持著真正的信心修行。

 

問:世人把你的教派歸類為「名流宗教」,因為有追隨者譬如李察基爾 (Richard Gere)、皮爾斯布朗森 (Pierce Bronsan) ,和布萊恩亞當斯 (Bryan dams)

答:絕大多數的追隨者並不富裕,但是有這些名流對這支宗教感到興趣,是有助益的。他們引起對這支宗教的注意力。

 

 

訪問泰西杜仁波切 (Tai Situ Rinpoche)

「我們追隨達賴喇嘛的足跡」

 

噶瑪巴逃離西藏,抵達印度的理由之一是為了從他的上師泰西杜仁波切得到教誨。西杜仁波切自從參加1992年噶瑪巴於西藏的登基大典之後,中國即禁止他進入西藏。印度同時因為「反印度」的活動,也禁止他的入境,但是於1998年,中央政府取消了這項禁令。

西杜身為十六世噶瑪巴數位攝政之一,他遵循十六世法王的預言,找尋到住在東部西藏遊牧民族的七歲兒童烏金赤列多傑 (Ogyen Trinley Dorje),那時他和父親當奪 (Dhondup) 及母親羅噶 (Loga) 生活在一起。西杜在令烏金赤列坐床成為第十七世噶瑪巴事件上,不顧對手夏瑪巴仁波切 (Shamar Rinpoche) 的反對,始終扮演著主要角色。他也是第一位將噶瑪巴抵達達蘭沙拉 (Dharamsala) 的消息告知達賴喇嘛及全世界的人。他一星期兩次從智慧林 (Sherabaling) 的寺廟旅行至鄰近達蘭沙拉的佳投 (Gyuto) 寺廟,來教導噶瑪巴。

印度政府已經宣稱智慧林不在噶瑪巴權限之內。靠近貝納 (Baijnath) 的智慧林,是位於喜馬卻布拉地 (Himachal Pradesh) 的甘拉 (Kangra) 特區內,就在此地,西杜接受了週刊的訪問。

 

摘錄:

問:你為何認為噶瑪巴訪問智慧林有許多限制?

答: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們曾經邀請過他,但是他無法成行。作為他的追隨者,我們認為噶瑪巴來到這兒是正常的。假如印度政府有任何理由認為此刻不適合他來到這兒,我們亦無意議。我們全權同意,絕不抱怨或者堅持。當然地,我們渴望他的來臨及加持。但是那是以後的事。

 

問:近期內會發生嗎?

答:為何不可?智慧林永遠屹立於此。總有一天會發生的。

 

問:那麼隆德寺 (Rumtek) 又如何呢?他有許可去那兒嗎?

答:因為他身在印度,我想不出任何理由他不應該去。

 

問:你可以想出為何政府尚未准許他去隆德寺的理由嗎?

答:我個人無法理解。但是對於他們決定的背後,一定有非常重要而且合理的理由。但是他應該許可去他的法座所在地,更何況錫金是印度的一部分,我不明白為何他無法去自己的寺廟。假如因為事情準備尚未齊全而導致時機未到,那麼就隨它去吧。

 

問:你認為政府是帶有懷疑的態度來對待噶瑪巴嗎?

答:許多報紙針對於他的逃亡是不是真的,是有此一說。

 

問:你也被懷疑嗎?

答:過去我曾有麻煩。目前我不確定我是否仍有麻煩。假如政府懷疑我,他們應該就他們的疑點,和我對話。

 

問:你是噶瑪巴逃亡的幕後策劃人嗎?

答:我真心誠意地盼望那是真實的。假如是真的,對我而言是一項至高的殊榮。疑憾的是。事實並非如此。

 

問:噶瑪巴抵達達蘭沙拉時,是否令人十分驚奇?

答:並非全然。我們都知道他希望出來,但是我並非幕後策劃者。

 

問:你看得出來噶瑪巴將成為達賴喇嘛的戰友嗎?

答:我認為,任何人只要支持達賴喇嘛為西藏人民所做的工作,噶瑪巴都會贊同的。對我們而言,這和十六世噶瑪巴所做的,並無不同。沒啥新奇的。第十六世噶瑪巴百分之百地支持達賴喇嘛,但是他所進行的工作純粹是宗教的。

 

問:噶瑪巴來到印度是為了你的教誨。到底是些什麼?

答:是「傳承」。在梵文中,被稱為「口傳」(Shiksha abhishek)。我時常旅行去見他。但是假如他能在智慧林就更方便了,因為我們可以設立一個真正的佛堂,或者一間房等等。每一件事情都可以精心地策劃。在他的地方,我們將就使用他的客聽。

 

問:在坐床大典過後,你曾去過中國和西藏,你曾教導過噶瑪巴嗎?

答:在我訪問時,曾經給過他一些啟蒙教授。

 

問:政府決定禁止噶瑪巴去隆德寺,是否由於另一位噶瑪巴嗎?

答:我不認為。對我而言,根本無所謂爭論。有些人不相信我們的上師,轉而宣稱或選擇另外一位。

 

問:你想要回去西藏的八蚌 (Palpung) 寺廟嗎?

答:當達賴喇嘛聖下回西藏時,我們都會委隨。我們之所以來到此到,完全是受制於西藏的情勢。當情勢有所改變時,我們全數都會回鄉。

 

訪問者:拉西米撒西那 (Rashmi Saksena)

 


 

Home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