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布參議團回覆

汪蘇致夏瑪仁波切之信函

 

 

 

【第一部份】

 

親愛的汪蘇(Su Wong):

謝謝你2001年6月20日致夏瑪仁波切的來函。堪布參議團斟酌來函中所持的觀點後決議,此信不宜由夏瑪仁波切親自回覆,故而由我們回函。

你似乎覺得,我們〞為了對某些現存最偉大的大師的不敬,而在浪費精力與時間…〞。確實,如果我們所言無據,則是浪費的。然而,我們訴說真相。你的了解是根據你的老師們所給的訊息,然而這些資訊是錯誤、不正確,而且不完全的。為了替你以及其他和你一樣受欺瞞的人,匡正錯誤的觀念,則不是浪費時間。

我們出自對如你一般的同修們的慈悲心,嚴謹地依據佛法,並且不帶怨恨,必須強硬、正確而謹慎地,來談論這些爭議事件;即使它們有可能被評斷為政治本質。對於你所謂的〞政治垃圾〞,你所可能有的疑憂或困惑,我們希望這封信會加以釐清。

夏瑪仁波切是以噶瑪噶舉學派最高傳承持有者的立場行事。由於如此的身份,他有責任要保護傳承的完整,不受攻擊和侵虐,而且當傳承的弟子們對佛法有錯誤的見解時予以糾正。同時,我們的確能了解,為什麼投身在創古或西度仁波切和其他人的指導下的初學、不熟悉噶舉巴的弟子們,在當我們道出傳承中所發生的事情的真相時,會覺得氣憤。我們由衷的希望你會了解,為了多數人的利益,我們必須要說出實情,而罔顧因為我們不屈服的結果,所指向我們的憤恨。

你說夏瑪仁波切的言行是出自於憤怒;是因為他敢於坦言實情,所以你假設他在生氣。在過去,當威脅和攻擊是針對他個人時,夏瑪仁波切不置一詞,但是,當對方威脅到噶瑪噶舉傳承本身時,他就必須披露真相。如果你覺得他的用詞尖銳,那是因為在揭露背叛行為時,沒有其它可用的辭彙。

夏瑪仁波切唯一的用意在於挽救傳承免於最終消失的危險,即使他必須獨力去做。你應該審視所有的事實和事件,而不是在他個人身上尋疵,如此會使你的見解侷限在一個人身上,而犧牲了整個大情況。

我們所觀察的你是一位新進且單純的噶瑪噶舉弟子,是基於你對我們的傳承缺乏清楚的認識,比如你說:「尤其,創古仁波切曾是你的(夏瑪仁波切的)主要的老師之一」。創古仁波切從不曾是夏瑪仁波切主要的老師,他是一個課堂的老師,教他某些哲學的課題。

雖然如此,以那樣的身份,仍是值得夏瑪仁波切尊敬,但是,根據佛教的經典,當一位老師犯了違反佛法的嚴重錯誤,且有違有情眾生的和平,學生有責任要揭發並且匡正這些錯誤。這是一個需要記住的重點,特別是當這些錯誤破壞了佛法和我們傳承的完整性。除了夏瑪仁波切,誰能保護噶瑪噶舉巴,對抗自己傳承內部的腐敗?誰能保護它,以對抗西藏流亡政府致力分裂噶瑪噶舉學派的預謀?

關於你主張創古仁波切是夏瑪仁波切的金剛上師上,你顯然對三昧耶、佛法以及噶瑪噶舉巴的歷史並不熟悉。對這些事情,你似乎是有一些粗淺的知識,但是,你的老師若是真的將你身為一位學法弟子的利益放在心上,他們會將這些主題解釋地更透徹、更仔細。很遺憾的,他們所做的只是在利用三昧耶來控制學生,以圖利他們自己的計劃。

在金剛乘中,金剛上師是給你最高、最秘密的金剛乘灌頂和指導的老師。我們必須極謹慎地選擇這些上師。要成為一位合格的金剛上師,上師必須有具備如離棄塵世的岡波巴一般完美的品質,或是像俱大慈悲和安忍,毫無世間野心的敦珠仁波切(Dujum)(於一九八0年代末期圓寂)。一旦你由這樣的一位老師處接受這些灌頂和指導,那麼這位上師是你的金剛上師。

夏瑪仁波切從未讓自己接受創古仁波切的灌頂。在這方面,夏瑪仁波切完全清楚他的行為,因為他和創古仁波切住在同一所廟宇將近四分之一個世紀。所以很清楚地,並無任何以創古仁波切為金剛上師的三昧耶可以破。

但是,在與夏瑪仁波切一同接受了許多的灌頂之後,西度仁波切、創古仁波切和其他的仁波切們,以他們的言語和行動,如今全都有意地破了與他們的金剛同修的所有的三昧耶戒(請看下面的例子),更有甚者,是對所有過去歷代的夏瑪巴是噶瑪噶舉最尊貴法教,如那諾六法的傳承持有者。當這一世的西度仁波切責難第十世夏瑪巴的事業時,他破了自己與傳承的三昧耶。

此點並不難了解。但是對於一位飽學的老師,卻以部份的真相教導學生,你也許要質疑,尚有什麼事被隱瞞?

要徹底了解反對噶瑪噶舉學派的力量,就要回顧到今年四月,在加德滿都舉行的噶瑪噶舉國際會議。這場會議是為了回應於2000714日,由達賴喇嘛私人辦公室發出的信函而舉行的。這封給夏瑪仁波切的信中,明白陳述:1)自今而後,凡所有噶瑪巴法座持有者,均須先得到達賴喇嘛的允可,由達賴喇嘛認證。2)關於噶瑪巴的第十七位轉世:即使這位轉世者具備十六世噶瑪巴親自的預言信的確認,如果達賴喇嘛選擇指派其他的人,則這位轉世將不許持有噶瑪巴的法座。

達賴喇嘛的私人辦公室能夠寫出這樣不合理的信,是因為西度仁波切、創古仁波切和其他一些人的勾結。他們將噶瑪噶舉學派的權利,一邊交給了達賴喇嘛,另一邊則交給了中國政府。按照這種情形,你不認為身為傳承的精神領袖,夏瑪仁波切有顯而迫切的責任,披露真相以保衛他的傳承?所以,你怎能咎責夏瑪仁波切是詆毀、不公允地責難這些仁波切呢?

你關於夏瑪仁波切造成〞僧團內的派系〞的主張,是正確的,同時,也是不正確的。因為西度仁波切、創古仁波切和一些少數噶舉的仁波切們,企圖將整個傳承交付給流亡政府和中國政府,破壞噶瑪噶舉的完整性與獨立性,夏瑪仁波切必須試圖阻止此事。幾乎所有已故的第十六世噶瑪巴在隆德的僧眾,以及許多其他的喇嘛、仁波切和全世界的弟子,都贊同他。所以,不可避免地,在我們傳承裡是有分裂。

不幸的,許多人無法秉持公允,而只由西度仁波切處,聽他們所願意聽的,而西度仁波切無疑使他們相信,他對夏瑪仁波切沒有任何負面的情緒。然而,特別是其他的人決心要說謊時,有人必須說出事實。我們有西度仁波切說話的記錄:1)這位夏瑪巴是假的。2)第十六世噶瑪巴認證他,只因為他是他的姪兒。3)他在蔣貢康楚仁波切的車內引爆炸彈,殺了仁波切。4)夏瑪仁波切是第五世噶瑪巴預言中的魔。5)第十世夏瑪仁波切邱卓嘉錯(Chodrub Gyathso)也是魔,所以〞達賴喇嘛將他活埋〞──這完全是捏造的故事。

這些是西度仁波切在口頭和書面上攻擊夏瑪仁波切的例子,我們沒有捏造。我們知道很多不滿但是單純的人,會自己研探這些事情,我們鼓勵他們去做。

以下的參考資料是根據歷史的事件,經得起任何的深究細查。經過研究後,你會有較佳的立場來評斷,夏瑪仁波切是個惡人或是位受害者。

  1. 一九九三年十一月,一位西度仁波切著名的台灣弟子,丁乃竺,用以上所言之事,當面對夏瑪仁波切作控訴。她說,西度仁波切和創古仁波切把這些事全都告訴她,現場有許多証人。

  2. 四位仁波切全都在隆德一起住了很多年,共同接受了十六世噶瑪巴許多的灌頂。為什麼那時候西度仁波切或是任何其他的人,不曾抱怨夏瑪巴是魔呢?

  3. 如果這一世的西度仁波切顧及任何原則,那麼他應當追循他過去幾位著名的轉世的卓越典範,偉大的第八世西度仁波切邱吉永內(Chokyi Jungne),認證第十世夏瑪巴邱卓嘉措,並且立他為噶瑪噶舉位居第二的領導者。之後,第九世的西度仁波切貝瑪寧傑(Pema Nyingye),是十世夏瑪仁波切之弟子,並且非常尊崇他。在西藏的歷史上的這段期間,第十世夏瑪仁波切,是噶瑪噶舉巴拒絕格魯巴政府對全西藏最高主控權的要求的主要根源。因為他的立場,十世夏瑪巴受到騷擾、攻擊,而最後被政府驅除出西藏。在格魯巴政府的兵權下,他的廟宇遭到掠奪、解散,並且改承宗派──第十世噶瑪巴卻音多傑(Choying Dorje)遭受到同樣的手段。剛愎自用地,今日西度仁波切和他的人馬,扭曲當時格魯巴政府對十世夏瑪巴仇殺的歷史,而用它來污辱、誹謗現任的夏瑪仁波切。如果這不是喧騷的竄改事實,那是什麼?

身為一位精神領袖,夏瑪仁波切堅守誠實的原則,他將個人的生命和幸福置於危地的接受責任。他幾乎是獨力地保衛傳承,對抗有通敵內應的極大優勢的政府,以及不明瞭真相的全世界的新聞媒體。他所要求的不過是保護和延續我們的傳承。如果這不是一位菩薩的行徑和品質,那麼你稱它為什麼?

最後,關於你對噶瑪巴事件網頁的抱怨,它是由國際噶瑪噶舉公會所創立,後者由專業的幹事和律師們的在家人幕僚所運作。它對西度黨派的那瀾陀菩提的網頁作直接的回應,致力於糾正紀錄,免遭誤報和錯誤的申辨。

在未有時間做更詳細的說明之前,我們目前不對你引用邱吉寧巴(Chogyur Lingpa)的預言作評論。然而,出自慈悲心,我們想你應該要知道,當夏瑪巴在竭盡所能的保護我們珍貴的傳承時,你對他這樣的說法,會招致許多嚴重的惡業。從你開始學習佛法的一刻起,你已學會去攻擊噶瑪噶舉傳承的持有者,這實是遺憾,浪費你身為修行者的時間,而最終可能引你墮入你所謂的金剛地獄中。我們懇請你用你的常識了解相關的事實,而不要以尊貴的佛法和西藏政治專家的地位自居。

堪布參議團 謹上

二千零一年六月三十日於印度

 

第二部份】

 

根據邱吉寧巴的第十七世噶瑪巴與堪庭太西度(Khengting Tai Situ)並列的見境(vision)的預言,據說,此見境(vision)恰預言了十七世噶瑪巴和堪庭太西度之間的精神聯繫和他們的精神事業。

因為由此預言而產生的一些推論,夏瑪仁波切曾在多次場合中,公開地宣佈,他不會反對,這一世的西度仁波切被選派為邱吉寧巴見境中的堪庭太西度的角色;他亦不會反對西度仁波切與噶瑪巴泰耶多傑(由夏瑪仁波切自己所認證)聯合,在噶瑪巴之法座,隆德或是在合適於這個見境,他們所希望的任何地方。但是,問題仍然存在,這一世西度仁波切的行為和邱吉寧巴的不可思議、神聖的見境相稱嗎?

因為下列的理由,我們認為不相稱:

  1. 在西度仁波切保管下的〞預言〞信,很明顯的是由西度仁波切自己的筆跡所偽造的。西度仁波切從來不敢讓它去做鑑定。

  2. 利用他的〞預言〞信,西度仁波切己完全地愚弄了我們九百年的傳統中所建立的優良的原則、先例和修行。

  3. 西度仁波切和他的喇嘛們,公開地邀請達賴喇嘛聖下的西藏流亡政府介入噶瑪噶舉傳承的精神領域和內務,而結果就是──一位由中國政府指定,也由西藏流亡政府同意的噶瑪巴,這樣古怪的現象。

  4. 一九九三年,約二百位在隆德寺做夏季閉關的喇嘛被暴力地騷擾。西度仁波切(他用台灣的陳履安所提供的錢,賄賂錫金的政治人物和警察)帶領了一大群他自己的僧眾和一些曾經被第十六世噶瑪巴驅出隆德的人,聯手對隆德寺發動暴力的攻擊。接下來的搏鬥中,許多十六世噶瑪巴的僧眾被毆打、驅逐,被迫逃離或是遭警察逮補。

  5. 之後,當他的擁護者問西度仁波切為什麼攻擊僧眾,他以那些僧眾是魔或惡魔的說法來欺騙他們,因此,除掉他們是他法行的一部份。

這就是在邱吉寧巴的不可思議見境中的堪庭太西度巴的行徑嗎?顯然不是。

如此,就只有另外兩種可能:其一是,邱吉寧巴的見境,尚需由一位仍未出世的西度巴來實現;或是,見境已經在過去實現了。

很可能的是,那個見境已經發生過了。早在共產黨未接收西藏很多年前,故十一世西度巴和故十六世噶瑪巴惹瓊多傑,在八蚌寺一起度過許多年,當時十六世噶瑪巴和西度巴,提到是這段長期的共處,兩位都確認了邱吉寧巴的見境已經實現了。

再加上這個會更可信,一九七0年代早期在印度,已故的頂果欽哲仁波切曾問十六世噶瑪巴一個邱吉寧巴的見境的意義。在此見境中,邱吉寧巴看見十八世噶瑪巴騎著馬,旅行在寬廣遼闊的西藏──根據邱吉寧巴,在這個見境中的馬是他自己的轉世。

頂果欽哲仁波切問噶瑪巴,是否這代表西藏將會再成為佛法之土,而〞騎馬〞是否意表新科技到時將會消失?

對這個問題,十六世噶瑪巴的答覆是,邱吉寧巴的見境在過去已發生過了。然後噶瑪巴再說,在他自己圓寂之後,他的佛行事業會採取一個完全不同的過程──所有的事將重新開始。頂果欽哲仁波切有些較年長的弟子們曾目睹這次談話,其中有些人今日仍然在世。

但是,如果預言是尚未被實現,那我們就必須更深入的探索。且暫不管詮釋,噶瑪巴是見境中的主要焦點,因此,真正的噶瑪巴首先要出世並且被認證之後,預言才能發生,這是絕對必要的。但是,早在一九九二年,西度仁波切為了確定他所選的轉世,就用邱吉寧巴的預言來實證他的的權威。如此作法,西藏有句諺語說:傳神諭的祭司尚未進入恍惚之境前,書記就已經開始寫了。

預言不應當是被操縱而使它們發生的。

在此,有些更進一步的背景是必要瞭解的:神聖的預言有兩類。第一類所包括的預言是與未來的事件和人有關,以及這些事件會如何地顯露;第二類包括某人給未來弟子的指示,在某一特定時機,所必須採取的特別的行為──如蓮花生大士對巖取者的預言。邱吉寧巴的見境是屬於第一類的,這類預言不是在告訴西度仁波切在未來要做什麼。

如果你操縱預言,則任何人可以利用它來代表任何事。例如,我們要敘述兩個故事來彰顯這些事件何以能夠互相抵觸,並且製造困惑。

第一個故事是出自著名的寧瑪巴的瑜珈士,卡托瑞仁千模(Kathog Rigdzin Chenmo)的自傳。根據他的自傳,第十三世噶瑪巴杜鐸多傑(Dudul Dorje)和第十世夏瑪仁波切邱卓嘉措在拉薩拜訪時,有一天,他(十三世噶瑪巴)把卡托仁波切本人、巴渥仁波切(Pawo Rinpoche)以及噶瑪巴和夏瑪巴兩個人的秘書長喚到面前,讓他們當他的見証人,十三世噶瑪巴寫下遺囑,大意為:

  1. 他將會是最後的噶瑪巴;

  2. 未來,夏瑪巴的轉世傳承將會繼續,並且為噶瑪噶舉學派的領袖;

  3. 其後的轉世噶瑪巴將不是真正的噶瑪巴轉世。

然後,他在遺囑上蓋下他的印璽和手印。

第二個故事是出自第十五世噶瑪巴卡洽多傑(Khachab Dorje)的傳記,其中他說到,身為噶瑪噶舉的法座持有者,他的確是噶瑪巴;但,至於是否為噶瑪巴的轉世,他則較不確定,然而,他說,他很確定他是蓮花生大士的一個化身。

如果,如你所歸咎的,夏瑪仁波切是有野心的,則在八0年代早期,他可以輕易地利用這些預言,夥同西藏流亡政府或是中國政府,取得噶瑪噶舉學派領袖的地位。此外,這些例子也可以顯示預言是可以,而且的確是會互相矛盾的。

總而言之,如果精神領袖持守佛法的原則,維持完全的平和以及溫和;如果他們棄置個人的野心和金錢、權力的慾望;如果他們放棄圖利個人的政治策略;如果他們非暴力地行事;如果他們以言教和身教,專注於教導佛法;總之,如果我們的精神領袖之行止如真正的菩薩,那麼,比任何在邱吉寧巴的見境中,可以想像得到的更奧妙的事,在未來,會發生的。

堪布參議團

二千零一年七月七日於印度

 

 

附錄:汪蘇之來函原文

Name: Su Wong

Mail: sumeiwong@excite.com

 

It is a complete disgrace that you are spending your energy and time in order to be dis-respectful towards some of the greatest living masters of the present day.

In particular, Thrangu Rinpoche was one of your main teachers. You and your followers, such as Khenpo Choedrak, have completely slandered Rinpoche. It is stated very clearly that one should never even mentally have a wrong thought towards one's guru, or the gurus of the same lineage. You have broken your samaya.

Furthermore, you have caused a division within the sangha, another major transgression. You have shown signs of anger towards your Vajrayana brothers and openly slander them.

Do you honestly believe the Buddha would have went to Nepal and held a meeting purposely to come to the conclusion that, "The Dalai Lama is deceptive and wants to take over the lineage...We must fight for our indpendence from the Dalai Lama. The Dalai Lama caused the division by teaming up with Situ Rinpoche and faking a Karmapa for political purposes."

Where did all your bodhisattva activity go to? Aren't you familiar with The 37 Practices of a Bodhisattva by Thogme Rinpoche? All of His advise is to be kind and gentle, and even if someone chops off your head to only speak of their good qualities.

No one chopped off your head. Tai Situ Rinpoche and the Dalai Lama have only been kind to you and never released the ridiculous statements that you have said. Instead, you condemn them.

Chogyur Lingpa clearly said that the 17th Karmapa is to be "together with Kenting Tai Situ, their blinds blended together as one." You seem to try to make an excuse for this prediction. That the 15th Karmapa isn't Khyabdak Dorje, but a boy who didn't even reach a few years old. That Rangjung Rigpe Dorje is then the 17th Karmapa and Khyabdak Dorje is the 16th Karmapa and this boy is the 15th Karmapa.

Impossible! Chogyur Lingpa said the 15th Karmapa will become a great masters of the sutras and tantras, and his fame will be throughout Tibet. This boy didn't fulfill this prophecy at all. It is clear that Chogyur Lingpa's prediction refers to the Karmapa incarnations as they have been enthroned --not the excuses you have made.

Shamarpa, you know that Ugyen Trinley Dorje is the Karmapa. Why don't you confess you are wrong and admit that you have broken your samaya? You are merely going to become a disgrace to the lineage if otherwise. You know that the 17th Karmapa Ugyen Trinley Dorje is the real Karmapa and he shall assume Rumtek monastery.

Your imposter, even though Tenzin Khyentse is a bright young man, is not the Karmapa --you know it. He can never take the place of your guru, Rangjung Rigpe Dorje.

If you continue to reject the young Karmapa, Ugyen Trinley Dorje, everything you have worked will only be useful in Vajra Hell.

Shamarpa, if you truly are a bodhisattva and wish to benefit beings, you would stop this non-sense and instead set up a website about peace and kindness --NOT a website about political garbage.

The whole world is waiting and watching, and many people can see easily that a website like this one would only be run by those with evil ambitions.

The whole world knows who the real Karmapa is, and that Tai Situ Rinpoche is indeed a great master of realization.

Only yourself, your followers, your allies and your political connections doubt this.

The Buddha and his dharma can never be destroyed.

submit: submit


 

Home

回首頁